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绍译理财工作室

段绍译快乐理财游学苑www.kuailelicai.com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毕业于重庆理工大学会计专业,是与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教授唯一签有《拜师备忘录》的亲传弟子,先后担任过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和学术合作负责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重庆理工大学MPAcc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邮电大学创业导师、段绍译快乐理财游学苑苑长、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顾问、国际教育协议专家委员会特聘专家、《融资网》专栏作家和《新浪财经》理财专家及茅于轼教授的学术助理。

网易考拉推荐

段绍译:坚决反对要求政府出手救市来提振股市  

2009-01-21 09:1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绍译:坚决反对要求政府出手救市来提振股市

    ——“十教授上书”之争远未结束   2009-01-08苗野《中国财富》

欢迎光临段绍译理财网www.duanshaoyi888.com

者之间的文字官司最终演变成了一个公共事件,的确有些出乎论战双方的预料,但事件本身说明,四万亿元刺激经济计划已经成为国人最敏感的话题

200812月初,一份由中国政法大学的刘纪鹏、北京科技大学的赵晓、北京大学的吕随启等十位来自全国知名高校的教授向国家有关部门联名提交的建议报告,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十位教授认为,拉动内需应把提振股市作为切入点。此观点一经抛出,便引发了社会各界是与非的争论,而且争论本身又迅速成为了舆论关注的新焦点。

十位教授的观点涉及当下舆论高度关注的4万亿投资计划问题,引来不同的观点和引起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是完全符合逻辑的。但是文人学者之间的一场文字官司最终演变成一起吸引眼球的公共事件,却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一份引发争议的建议书

被媒体热炒的“十教授上书”实际上只是十位教授针对目前的国内经济状况而表达了他们共同的看法,他们中的不少人是坚决反对所谓“上书”云云的,他们只认为媒体所谓的“书”只是他们提出的“一些建议”而已。

但不可否认的是,十位教授的建议直接指向了当下最热门的经济问题。十位教授认为,股市既是一个国家经济、社会、政治状况的晴雨表,也是一个国家社会稳定状况最敏感的显示器。此次股市暴跌并低迷,对扩大内需的副作用不容低估。因此,应把振兴股市作为恢复市场信心和落实十项措施的切入点。“大小非”是股市下跌的主要原因,解决“大小非”关键在于用价格锁定取代时间锁定。所谓价格锁定,就是大股东自愿在股东大会上提出将所持非流通股锁定在一个预设的最低价格之上,只有高于这个价位才会售出,并把这一价格在指定媒体披露,公之于众,由交易所把关。同时设立股市平准基金。建议说,2008年四季度一定要千方百计启动股市,如果能理想地实现这一进程,则中国必将成为本轮全球经济冬天中第一个复苏的国家,中国经济和金融对于全球的影响力将大大增强。

通读十位教授的建议,不难看出其核心观点在于:一是中国股市暴跌都是“大小非”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惹的祸,并提出通过“大非自锁,小非分割”的方式予以解决;二是设立股市平准基金,为股市注资,建议国家外汇投资部门动用外汇储备购买H股。

截至200812月中旬,距离“十教授上书”已经过了一个月,政府相关部门有没有做出回应?报告牵头人、十位教授联名上书事件的一号男主角刘纪鹏教授提供给《中国财富》的信息是:政府尚未做出回应。他告诉记者,报告是大家共同参与完成的,但他们写这份建议不是为了要从政府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回应。十位教授将自己的观点表述出来,写成建议,上报给相关部门,领导看见了并给予重视,这就足够了。

十位教授联名上书事件的另一个参与者、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吕随启向记者描述了报告形成的来龙去脉:“这个方案的构想是200811月初在西安召开的‘华山论剑·全球金融危机与中国资本市场高峰论坛’后形成的。当初参加会议的有刘纪鹏教授、贺强教授和我,会后大家认为这样一个刺激内需的政策存在重实体经济轻虚拟经济、重银行融资轻资本市场融资、重债券市场轻股票市场的倾向。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大家认为有必要论证一下股票市场在启动内需当中发挥了其他融资渠道不可替代的作用。回来后,刘纪鹏教授提交了初稿,我对此进行了修改,后来又由赵晓教授进行润色,最后去征求贺强教授和吴晓求教授以及其他五位教授的意见,大家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的方式进行沟通交流,并及时反馈意见,最终形成了一个方案。”

从事情的参与者口中得到的信息表明,报告的缘起只是一种学术观点的表达,后来遭遇的争议,则是被媒体和质疑者附加上去的。

专家再次站到了网民的对面

121,全国各大网站的显眼位置,都能看到有关十位教授联名上书的新闻,而且当天的网民调查结果显示,支持十教授观点的人高达60%。一周以后,即128,新浪网的民意调查显示,支持十教授观点的人已上升到 80%以上,新华网的调查结果显示的支持率亦超过了70%

但是业内专家与普通网民的反应正好相反,至少从各大媒体转载的专家观点中,我们看到最多的是与十教授针锋相对的意见,比较引人注目的有《“十教授上书”不是救市是毁市》、《十教授提振股市建议违背市场规则》、《十教授救股市的异想天开太晚了》,等等。与此同时,央视二套“中国经济观察”栏目做了一档节目,第一个标题就是“十大教授上书为何遭质疑?”接下来第二个标题是“十大教授背后代表了谁?”

采访过程中,《中国财富》记者亦发现,大多数业内专家对十教授的建议书持反对观点。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投资理财专家段绍译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坚决反对要求政府出手救市来提振股市。因为目前中国的股市还有一定的泡沫,现在救市就是重新把这个泡沫吹起来,救市就是救赌徒。真正的股市利润应该来源于企业的利润。如果企业没有利润,那股票凭什么值钱呢?中国的股市就目前投资价值来讲,上证综指最多值1500点。因为投资是讲究回报和机会成本的,股市作为一种风险投资,只有现实利润率或预期利润率减去交易费用至少高于银行定期存款利率时,股价才是可以考虑的。按照1500点时的市值乘以一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利率计算,现在的市场利率正好相当于上市公司已经实现的利润。

他同时认为,十位教授联名上书救市,不排除存在下列四种原因:一是十位教授从来没有做过企业,不知道企业真正的价值在哪里。二是他们真的不知道企业的价值在哪里,自然就不知道股市值多少钱。所以就误认为行情这么低了就应该救。三是其中的某些教授可能跟某些利益集团有关(在股市泡沫并未消除的前提下谈“救市 ”,很容易让人误解),因为重新吹起泡沫最有利于基金公司和其他炒家。四是不排除一些教授想趁此机会博得更大的名气,十位教授捆在一起影响力很大。

面对来自各方的质疑和褒贬之声,十位教授于1211日再次发表文章回应股民的八大质疑:建言从没提救市二字。文章强调,“提振股市”并不意味直接“救市”,只是强调刺激内需应该更加充分发挥股票市场的作用,克服重实体经济轻虚拟经济的倾向。“大非自锁、小非分割”的本质并不是“强堵”,而是“愿疏”。一个是自愿参与锁定,一个是自愿设定锁定价格。但是解决“ 大小非”问题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要达到标本兼治,必须进行制度创新。文章的结尾写道:“无论是褒扬还是质疑的声音,实际上都是朋友们对我们的厚爱,大家的出发点是共同的,我们尊重和理解大家的声音,也希望我们的声音得到朋友们的尊重、理解和支持。”

面对分歧和质疑,吕随启回应说:“产生分歧的最主要原因,是大家一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反应,也没想过怎么样去面对媒体,因为事前没有跟媒体沟通过。当媒体铺天盖地来采访的时候,大家就有些慌了,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最终显得似乎有分歧。这个也是正常的,说明我们的初衷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只是觉得应该建议中央在刺激内需的时候更充分地发挥股票市场的作用。后来我们十位又沟通协调,面对媒体的时候更有序一些。这个方案就是‘求大同存小异’。有分歧是正常的,没有分歧才是不正常的,况且这点小的分歧根本不影响大家共同呼吁股票市场这件事。”

“教授们建言的初衷与中央出台的‘金融九条’精神是不谋而合的,比如建言中的四条在‘金融九条’中就有所反映,因此,建言的内容是与政府决策部门保持一致的。”吕随启最后说。

争论是“为公”,还是“为私”

所有与十位教授观点针锋相对的专家中,有一个人的身影尤为显眼,他就是经济学博士马光远。 121日,亦即建议书公开的第一天,他就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十教授上书”不是救市是毁市》的文章,认为资本市场强大的真正之道,在于通过制度的支点,架构以法治为依托的对每一个投资者都一视同仁的股市信用关系,恢复应有的股市公平,建立股市民主,而不是去限制“大小非”,不是通过所谓的平准基金去 “救市”,更不能打着扩大内需的旗号让政策市回归。 127日,他又发表了一篇题为《十教授救市建议书的十大硬伤》的文章,声称只对“建议”的逻辑问题发表意见,并总结出“70%”与“40%”的数字游戏、“大小非”减持是鬼子悄悄进村、一元钱“大小非”仍然有利可图等十大硬伤。

随着双方交锋的升级,外界开始揣测,专家学者间的交锋究竟是真正意义上的观点对峙还是私底下存有个人恩怨?

“一上来就说别人的观点是毁市,具有‘十大硬伤’,不是学者讨论问题应有的严谨态度。”刘纪鹏告诉《中国财富》记者,“那两篇文章出自一位作者之手。

最近有几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我曾经得罪过人家。为什么?原来在20072月我写过一篇《成思危教授的讲话代表谁?》的文章,当时股改后股市涨到了2700点,成教授认为‘股市泡沫正在形成,从利润回报率和其他指标看,内地上市公司70%没有达到国际标准’。由于成思危教授当时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很多媒体和投资人都把成思危教授的这番讲话当做是中央运用有形之手挤压股市泡沫的重要信号,一时间,悲观气氛笼罩股市。我当时写这篇文章是出于两个目的:其一,从2001~2005年的五年间,中国股市没有同10%GDP增长同步,而是从2245点被压到了1000点以下,一旦市价减持国家股的不当政策障碍被消除,无疑会实现一个恢复性的快速上涨。其二,我和成思危教授也相识,他是学者,大家应该把他的这番话当成是一位教授阐述自己对经济的观点,而不应该当成是国家领导人释放政策信息。我的初衷很显然是善意的。后来我在深圳见到成教授,曾当面主动提到这个问题,并和成教授就股市是否具有增值功能进行了探讨。事后还把我写的关于股市新文化、股市具有增值功能的文章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寄给过成教授。可没想到我那篇文章发表后,很快就出现了另外一篇文章叫《刘纪鹏代表谁公开置疑成思危先生?》,作者与今天写毁市和硬伤之说的是同一人。后来又得知这位作者恰恰是成思危教授的学生。”

对于刘纪鹏的上述说法,马光远接受记者采访时,先表达了惊讶,继而认为那是无稽之谈。他说:“这件事情演变成口水战,确实让人感觉很遗憾。我写文章发表意见完全是针对他们的观点。我确实认为‘十教授建议’的内容毫无新意,本人只对‘建议’不对人,更不会去分析行为人的动机和利益倾向。每一个人不管出于任何动机,都有权就中国资本市场发表自己的意见,但如果文中不得不提到某位教授的名字,那也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绝非针对个人。我相信当初刘纪鹏写那篇文章,也是因为他爱资本市场,并不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不是针对某一个人的。我与他们的观点分歧跟个人渊源完全扯不上关系,哪篇文章的哪一点能够读出我们个人之间有过节儿呢?我一直支持股改,认为不应该对股改进行限制。我反对设立股市平准基金,提出应该把并购重组作为‘大小非’减持的主渠道,等等;这些全是我关于资本市场一贯的观点,始终没有变过。我也一直在针对这两点发表意见。”

马光远告诉记者,他接下来要写一篇题为《全球金融危机下,中国资本市场的路径选择》的文章,主要内容就是讲资本市场应该怎么发展,制度应该如何设计,“大小非”问题应该怎样解决,怎样加强监管等一系列的内容。欢迎专家学者对自己的文章提出建议,任何人关于资本市场提出的观点都应该经得起质疑。如果刘纪鹏不认同我那两篇文章的观点,那他完全可以回应我,没必要进行人身攻击。最终肯定是“让口水的归口水,让学术的归学术。”

采访最后,刘纪鹏说,他愿意在任何场合与任何有不同观点的人进行交流。他本来想给成思危教授打电话,但想了想,还是再等一等。

    由“十教授上书”引发的争论看来远未结束。如果争论能够引起公众及决策者们对刺激经济十策的进一步思考,个中可能包含的个人恩怨恐怕不是社会愿意关注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