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段绍译理财工作室

段绍译快乐理财游学苑www.kuailelicai.com

 
 
 

日志

 
 
关于我

1992年毕业于重庆理工大学会计专业,是与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教授唯一签有《拜师备忘录》的亲传弟子,先后担任过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和学术合作负责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重庆理工大学MPAcc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邮电大学创业导师、段绍译快乐理财游学苑苑长、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顾问、国际教育协议专家委员会特聘专家、《融资网》专栏作家和《新浪财经》理财专家及茅于轼教授的学术助理。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借贷利益链调查  

2011-06-02 15:27:20|  分类: 经济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借贷利益链调查

《新金融》袁诚

 

“你见与不见,我就在那里,无声无息不悲不喜……”对于民间借贷本身来说,这首《见与不见》(又名《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的诗歌同样适合。尽管处于灰色地带,但民间借贷从未远离人们的视线。尤其是近年来,媒体陆续曝出企业破产、企业家隐遁境外,以及吴英案、金利斌案等多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案件都无一例外地将民间借贷卷入舆论漩涡。

 民间借贷本身没有表情,但与不同的人产生了联系,有人因民间借贷而暴富,也有人因民间借贷而流亡,悲喜交加。探其背后,在民间借贷的利益链条上,财富如何分配?谁获得了最丰厚的回报?又是谁推高了民间借贷的利率?对此,新金融记者展开调查,直击民间借贷的圈内生意。    

   

资金源:低息吸金高息贷出

在民间借贷的借贷链条上,资金源头、放贷方和借款方是三个核心环节。新金融记者调查得知,亲友资金、银行贷款和自有资金是民间借贷资金的三大主要来源,其中放贷方从亲友处借来资金,月息大多为1分—3分,而放贷方以3-7分甚至1-2毛的月利息转贷给缺钱的客户(即借款方),中间差价竟高达2-20倍,而如果资金全部来自银行或者自有资金,财富的增长倍数更大。

“挺挣钱的,年收益至少50%以上,风险控制得好的话能达到70%-80%”。安徽一位专业放贷人王明向前来咨询投资业务的新金融记者透露。而同期的实业经营大部分只有1%10%的年投资回报率。

事实上,三年前,王明还在实业战场上摸爬打滚,经营过绿化工程、建筑材料、娱乐、饭店等多个行业。后来王越发吃力,感觉“实业不好做”,他决定将资金腾挪出来做起放贷生意。这些跨行业经营所积累下的人际关系成为王日后资金生意的重要“牵线搭桥者”。

“向亲戚借钱给一分就可以,不超过15比较合理。”王如是说,一般向亲友借钱多以实业投资、项目参股等为名义,“因为我不能说我在做高利贷啊,只能说做实业或者跟朋友参股缺点资金,这种利率拿过来的话从事正常的生产经营也比较合理。”这成为王明的资金成本,此时,如果是用自有资金或银行借来的资金放贷的话,成本更低。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王明放贷给客户的月息多少直接决定其收益水平。

“我放出去的56分居多。”王如是说,在这种情况下,若以15的月息为资金成本计算,王明的资金回报将翻四番,高达300%

尽管如此,在民间借贷的初期,王明在圈内并不老到,后来他和放贷较久的专业人士合作,接触到了更多的人。“先要交朋友,然后找朋友圈里面缺钱的再借出;当你的接触面广了,大家知道你在做这个,然后你的客户就积累得越多,通过朋友介绍来的转贷业务比较多。”

张海就曾借钱给亲友。在外人看来,他一直在做眼镜生意,但同时也有亲朋好友向他借钱,许以2分月息。随着银行信贷收紧,朋友给他的利息也略有提高。“去年月息给15,今年涨到2分。”但张海告诉新金融记者,自己也要用资金周转和投资,给亲友借钱多少因为情面,“我们一般不靠利息吃饭,我把钱借给人家,他给我一两分月息,然后贷给别人一毛(月息)我们也不管,他有本事吃的话风险也自己担着。”

新金融记者调查发现,像张海这批参与民间借贷的人在圈内称为“非专业放贷人”,是相对于全职做民间借贷生意的人而言,他们以1分、2分的月息借钱给交情好的亲戚朋友,成为不少专业放贷者的较低成本的融资渠道。值得注意的是,这批非专业放贷者多数有体面的工作,出借资金多为保值目的,对增值的要求相对较低。但风险也同样存在,当放贷方难以收回资金时,风险直接袭来,他们的本金随时可能打水漂。张海身边的朋友就遇到专业放贷人逃跑的事情,“朋友借给投资公司,投资公司钱要不过来,损失200万、300万的很多很多。”

 

专业放贷方:高利润下的受谴责者

与非专业放贷人不同,全职做民间借贷生意的人对风险更加敏感。

这是一个“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市场,也正因为民间借贷有争议、风险大,专业民间放贷人常以提高利息来规避风险,甚至雇佣专人前去盯梢,以确保本息能够“有去有回”。

“因为有争议才会有市场,大家都不敢做,而你敢做的话就是稀缺,就会带来高利润”。王明向新金融记者表示,要是大家都愿意做、都敢做的话哪有那么高的利息。显然,当前的民间借贷市场总是供不应求。

来借钱的人多了,风险也跟来了,王明将放贷利息调至月息5分左右,“如果你进来2分,放去3分,万一一笔单子跑掉了的话,要做多少单子才能把这钱给弥补上?”不过,利率越高,本息归还的风险同样越大。

深耕于民间借贷研究和实践的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段绍译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湖南、浙江、江苏、山东、福建等地,期限为6个月以下的民间借贷,月利息普遍为3分到5分;3个月以下的民间借贷,月利息大多处于5分到1毛区间;而一个月以下的民间借贷,月利息则有可能高达一两毛。

对于风险,专业放贷人王明有自己的考虑。“月息5分,不是给他做实业的,而是给他做周转的。像我们做这一行的话很少做长期的,一般做1-3个月的短期,情况好的才可以延续为34个月的,因为长了不管做哪一行都做不到这么高的回报率的。”

“你要了解对方用这个钱用在什么地方,能否还得起,借的资金量大的还需要抵押、担保。”王补充说。要是做稍长期的放贷,他还会适时监控对方投资经营的整个过程。王举了个例子,“比如对方投资一个项目需要100万,差20万,这20万在我这里周转,然后挣到50万,讲诚信的话可能有20万要分给我,因为如果没有我的20万他那个项目也就可能泡汤了。”

然而,在市场体系建设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不诚信的民间借贷屡见不鲜。与此同时,在民间借贷被称为“高利贷”,被世人指责时,很少人留意到来自民间借贷的放贷方的困窘。

做民间借贷的人的困窘主要来自于借贷当中的风险,同时普遍超出银行基准利率四倍的利息至今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做民间借贷的风险主要有三个,一是遇到骗子;二是遇到人品不好的人;三是遇到没有盈利的项目。还有遇上参与集资诈骗的人风险也非常大,相当于遇到了骗子。”段绍译向新金融记者表示。

 

借款方:无可奈何的高利贷承受者

民间借贷的另一端是无数缺钱的个人或企业,他们需要“血液”维系生存。同样,做民间借贷的人也在暗中挑选可以信任的客户。

王明的客户不少是包工程的人(俗称包工头),利率水平的高低根据个人的诚信程度和项目的预期利润来判定。与此同时,新金融记者采访的杭州、湖州等部分小额贷款公司的负责人则表示,在银行信贷趋紧的大背景下,这种不确定性较大的工程贷款已经不在获批范围。包工头等借贷主体不得不转向民间借贷市场。

生意还是要继续,为保证资金周转,这批被银行、小贷公司抛弃的企业或个人成为高利贷的承担者,却也是最无可奈何的群体。据此前新金融记者调查,受原材料上涨、涨薪潮、用工荒、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国内中小企业的生存陷入困境。以温州为例,中小企业的平均年投资回报率利润已经由以往的8%-15%下滑到1%-10%,而同期的民间借贷年利率普遍为48%96%,个别短期贷款达至相当于年息240%,如此高企的民间借贷利率成为中小企业难以承受的压力(详见本报第36期《温州中小企业生死劫》)。结局也或悲或喜,待资金周转过来,还上了也就皆大欢喜;还不上的麻烦就大了,利益链条的多方均将受损,债务如影随从。

 

推手:是谁推高了民间借贷利率?

资金源、放贷方、借贷方分别盘踞以约定形式搭建的民间借贷链条上,实现共赢无疑是最理想的状态,毕竟没人愿意打破这种基于血缘、地缘、业缘的民间借贷关系。因而,亲友来借钱时,利率水平普遍比正常水平低,市场上38分的月息,他们一般只要24分;非专业的放贷人也倾向于把钱借给相熟的亲戚朋友。在此情形下,尽管市场供不应求,但是对非专业放贷人的利息影响甚微,从而使专业放贷人可以从亲友处持续获得较低的融资成本。

“因为敢去把钱借给别人的人少,总体上供不应求,而非专业放贷人,尽管市场供不应求,但他的钱也不敢借给不熟悉的人,跟他没有关系,他只相信非常熟悉的亲戚,不相信别人。”有着10余年民间借贷研究经历的段绍译向新金融记者讲述。

值得一提的是,段绍译同时指出,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金融业发达程度紧密相关,“如果该地区经济比较发达,金融业不发达,民间借贷利息就高,比如湖南、浙江、江苏、山东等地;如果该地区经济发达,金融业也发达,利息相应就不高,比如深圳、广州、上海和北京的民间借贷的利息就相对偏低;如果该地区经济不发达,金融业也不发达的话,利息也不会高。”他认为,银行业越发达,民间借贷的利息就会越低,企业也容易从银行借到钱。

由此可知,金融业的发达程度成为影响民间借贷利率水平的重要因素。那么,究竟是谁推高了民间借贷的利率呢?

“是政府的金融管制,”段绍译直截了当地答道,“还有银行资金的不合理配置,嫌贫爱富的银行习惯把钱贷给不需要钱的国有企业,而缺钱的企业又不给贷。”

这种观点在记者采访的不少业界人士的口中得到验证。浙江湖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总经理曾在银行就职多年,他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现在银行优先找好的大企业来贷款,对于上门要贷款的中小企业则置之不理,虽然银行成立了中小企业贷款部,但如果没有硬性的指标或比例予以明确的话,银行为减少风险还是会优先贷给大的企业。”

无论是专业放贷人还是非专业放贷人,以及资金来源处或者借款者,他们在民间借贷链条上同舟而济;问题是,金融业长期为国家垄断,银行资金配置不合理等问题,处于灰色地带的他们都无能为力。

 

(为保护被采访对象的隐私,文中王明、张海为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7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